?首頁?
? >? 資訊中心? >? 重點報道
【聚焦兩河口】格?;?,怒放高原之上
來源:成都院 作者:楊洪 時間:2021-10-21 字體:[ ]

鮮水河從遙遠的康北草原奔騰而下,經甘孜州爐霍縣至道孚縣鮮水河,與紐日河匯合后,河床陡然變得狹窄,落差增大,輕歌曼舞的河水變成咆哮奔騰的“野?!?,直向南沖去,沖出一條大峽谷。

在這個非常偏僻、不為外人所知的深山大峽谷里,數千扎壩人至今仍延續著類似瀘沽湖,但較之更為奇特的走婚習俗,這也是“扎壩走婚大峽谷”的由來,地處青藏高原的邊緣,境內最高海拔5820米,平均海拔3245米。不少村落地處高山巖尖之上,交通極其不便。

打通道孚至雅江、理塘及新龍之間的通道,讓藏區老百姓的蟲草、松茸等地方特產能第一時間買出去,是這里脫貧攻堅最難啃的“硬骨頭”。世代居住在這里的村民,苦于山路崎嶇、江河阻斷,不少人終其一生也沒能走出大山。

挑起國內最大庫區建設重任

2015年,依據國家“先移民后建設”原則,中國電建成都院在勘測設計兩河口水電站的同時,又承擔起兩河口建設征地移民安置工作。

兩河口水電站建設征地移民安置項目,是當時國內最大庫區項目,工作面覆蓋甘孜州雅江縣、道孚縣、理塘縣、新龍縣4縣20多個鄉(鎮),施工戰線涉及鮮水河流域、雅礱江流域及各支流兩岸區域,綿延200多公里。分項工程多達30多個,涵蓋橋梁、隧道、集鎮等重要施工作業單位工程80多個。

2017年,兩河口移民代建工程進入建設瓶頸期。由于項目地質條件復雜、氣候惡劣,人文社會環境復雜,溝通、協調事項多、施工干擾大,整個工程進展緩慢??偝邪椖砍崭苯浝淼睦钚l國在危難之時接受任命。這個從二灘到錦屏,再到兩河口,干了20多年老水電的川東漢子,又一次站在了雅礱江畔。這次不是修水電站,而是修路、筑橋、架供水、建集鎮。

攻克高海拔特大橋建設難關

藏語“扎壩”,漢語意為:懸崖中形成的溝壑。在當地藏族老百姓眼里,這里到處就是懸崖峭壁。而突破天險,攻堅拔寨,便是李衛國帶領大家干的最重要的事情。

2018年,木絨特大橋、下托特大橋、哈格達溝特大橋、紅頂特大橋、扎拖特大橋五座特大橋均處于墩身澆筑的關鍵時期。由于項目地處高山峽谷地帶,用于澆筑高墩大跨的天然砂石骨料緊缺,只能利用人工砂石骨料代替。但高寒高海拔地區使用人工砂石骨料,進行高墩大跨高標號混凝土澆筑,國內尚無先列。

為此,李衛國帶領團隊,吃在橋梁澆筑現場,住在實驗室,研究人工砂石骨料代替天然砂石骨料的最佳方案。

白天,李衛國經常守在混凝土泵車前就是一整天,連飯都來不及吃。忙碌的時光總是那么短暫。夕陽西下,落日余暉將天空暈染的分外迷人。放下手中的圖紙,脫下反光背心、摘下安全帽,卷起袖口,就著板房門口水龍頭的水匆匆洗把臉,才想起確實餓了,該吃飯了。

夜晚,李衛國帶領大家守在實驗室,討論方案,修改參數。紙筆摩擦的沙沙聲、電腦敲打的噼啪聲、對技術參數討論的說話聲、打印機的吱吱聲交錯在一起,像極了移民建設的“交響曲”。

規范翻了又翻、參數改了又改、計劃核了又核、工地去了又去、回公司請教專家跑了又跑。為了五座特大橋的合攏,李衛國帶領成都院總承包人,吃在橋上、住在橋上,不管寒冬、不管酷暑、無論黑夜、無論白天。2018年,他在工地呆了333天,他休假的時間里,有18天在成都院科研所度過。

解決高原村民飲水用電頑疾

紅頂村,村民們飽受缺水之苦。祖祖輩輩要翻越五六公里的陡峭山路到水源地取水,村民澤讓扎西為此累出一身病。

為解決紅頂村供水問題,李衛國帶領同事們,爬上海拔4700米的高山,尋找生命之源。

這次,登頂的目標山頭遠比修筑道路更難,海拔更高,氧氣更稀薄,頂風冒雪,沿途全是懸崖絕壁。成群的盤羊和麂子只到山腰,400米左右垂直高差的懸崖,基本沒有可以借力的植物,全是裸露的風化巖石,手上抓的、腳底踩的隨時都在掉落,都有被砸中和人員墜落的風險。

經過連續近40個小時風餐露宿的跋涉,當一行人站在海拔4700米的雪山之巔,遙望紅頂村的外部供水水源地,心想只是滿滿地感慨:以后村民的飲水問題解決了!

上瓦然村,是當時尚未通電的唯一一個鄉。為解決通電的問題,李衛國又一次站了出來。

凜冽的山風呼嘯著寒冬,挾風帶雨的天氣讓人光是在室外站一會都會讓人受不了。在氧氣含量只有平原70%的高山峽谷架線,李衛國最清楚項目施工的難度?!肮こ探?0%都是拐角,還需要翻越兩處海拔4400米以上的雪山,最高海拔超5000米,落差極大,架線難度大,施工不僅要面對復雜地形,還要隨時小心落石?!?/p>

打響確保項目順利推進的抗洪硬仗

閃電刺破黑夜,大雨如泄。

入夏以來,連續超強暴雨肆虐,山洪爆發,鮮水河水位疾速上漲。2020年,鮮水河迎來超十年一遇洪水考驗,兩河口總承包項目部再次打響了驚心動魄的抗洪硬仗。

時間回溯到7月11日。鮮水河一改往日的安寧,超五年一遇的洪水傾瀉而下,突襲兩河口項目,一場與兇猛洪水對決的戰斗由此鋪開。為遏制洪水再次襲擊,兩河口總承包項目部進行了全面預控、提前設防。

時隔數日,暴雨輪番侵襲,鮮水河再次汛情告急,總承包項目復建雅道線全線各標段出現不同程度塌方滾石,施工便道、施工便橋被沖毀。

受上游甘孜、新龍、色達、爐霍、道孚普遍降雨影響,7月23日亞卓營地漫水有半米深。而早在一天前,李衛國帶領項目部所有人員抗沙袋,補缺口,搶救重要物資。

解決群眾“出行難”問題,是脫貧攻堅戰役的重要組成部分?!耙郧安煌?,從山上采摘下來的松茸運不出去,沒過幾天就壞了?!眮喿看宓哪岈斉泶胝f,“現在有電了、通水了,路修好了,采摘下來的松茸,一是可以冷凍保鮮,二是可以及時拉出去買了”。他笑道,“經濟條件好了,有小伙子出去打工自由戀愛,連外省姑娘都娶回來了!”

筑起暖心橋,尋找凈水源,點亮幸福燈!成都院人,用實際行動打響了峽谷深處的脫貧攻堅戰。 他們,是高原上怒放的格?;?。

 

特大橋合龍


村民家通水通電

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人人狠狠综合久久亚洲,亚洲色拍自偷自拍欧美,中文字幕韩国三级理论,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高清